《波士頓法律》中的一個案例

作者: 阮一峰

日期:2007年9月18日

這幾天睡覺前,我都在看美國電視劇《波士頓法律》(Boston Legal)。

這是一部關于律師的電視劇,每一集都有不同案件的庭審。所謂庭審,就是原告和被告雙方根據法律,提出自己的論點,并且證明對方的論點是錯誤的。這非常考驗一個人的思維和邏輯能力。

第一季第15集有這樣一個訴訟:新郎悔婚,婚禮上當著眾多親朋好友的面,揚長而去,將新娘一個人扔在婚禮臺上。于是,新娘將新郎告上法庭,要求賠償。

新娘的論點是:你毀了我的婚禮,你理應負責一切后果。新郎的論點是:婚禮是終生大事,我必須慎重,我有不同意的權力。雙方就在法庭上展開了爭論。

這個案件的最后結果是新郎敗訴,賠了一大筆錢。新郎敗訴的原因就是下面這段對話。這段對話里,新郎犯了兩個嚴重的錯誤,這完全都是律師設下的圈套,大家能看出來嗎?

新郎:我的確是打算娶她的。

律師:那么,到底發生了什么呢?

新郎:我只是……我只是很恐懼。

律師:在那個時刻嗎?

新郎:聽著,我很害怕失去對自己生活的控制。她安排了結婚宴席、教堂、牧師、接待儀式。這些都讓我恐懼。那個婚禮就是像是婚姻的一個縮影。所有決定都是她一個人做的,我只是恐懼。

律師:你沒想過你那樣做會讓她多窘迫嗎?

新郎:我也一樣窘迫。我站在那里就像個傻瓜。但是,那個時刻是”要么說出來,要么一輩子沉默“,我還能有其他選擇嗎?

律師:就我的理解,你只是還沒準備好結婚。

新郎:是的。

律師:那不是個小決定,它將影響你的一生。

新郎:是的。

律師:它也將影響她的一生。

新郎:當然。

律師:你應該是那種考慮事情很周到的人,是嗎?

新郎:我想是的。

律師:你一定有想到過。當你把她拋棄在結婚禮壇上時,那對她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你不會對這個一點概念也沒有。

新郎:不,我想重復一遍……除那之外我還能做什么呢?

律師:當新郎走到牧師面前的時候,他應該心中已經拿定了主意。這難道是不合理要求嗎?

新郎:我想不是。

律師:你曾經對她說過你很抱歉嗎?

新郎:當然,我說過。

律師:你想現在再對她說嗎?

新郎:Frannie,我很抱歉。

第一個錯誤是對話里的這幾句。

律師:你一定有想到過。當你把她拋棄在結婚禮壇上時,那對她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你不會對這個一點概念也沒有。

新郎:不,我想重復一遍……除那之外我還能做什么呢?

律師:當新郎走到牧師面前的時候,他應該心中已經拿定了主意。這難道是不合理要求嗎?

新郎:我想不是。

律師在這里只單方面強調了婚禮里男方的責任,完全沒有提及女方。新郎被律師問倒了,居然沒有反駁。新郎應該說,女方也有在婚禮前征求男方意見的責任,女方應該預見到男方可能出現的反應。

新郎犯的第二個錯誤。

律師:你曾經對她說過你很抱歉嗎?

新郎:當然,我說過。

律師:你想現在再對她說嗎?

新郎:Frannie,我很抱歉。

新郎在法庭上絕對不能向女方道歉,或者即使道歉,也要強調自己也受到了很大傷害,要求女方也同樣道歉。否則,就等于默認自己是錯的,對不起女方,那就沒有辦法贏下官司了。

就是因為這兩個錯誤,新郎最終敗訴。

在這個案件里,律師的作用體現得非常明顯,就是千方百計強化己方的論點,打擊對方的論點。把沒有道理的事情,也要說成有道理。由于事實上,任何行為都有合理性因素在里面,所以總是有機會爭辯的。

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7

体彩7位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