弱與力

作者: 阮一峰

日期:2007年2月17日

胡適在自傳中說,他年輕時信奉不抵抗主義,相信墨子的”非攻“、老子的”夫惟不爭,故天下莫能與之爭“、基督教的”打了你的左臉,再把右臉也伸過去給他打“。

當時是1915年,日本威脅中國接受《二十一條》,胡適在”不抵抗主義“的指導下,公開反對抵抗日本。他說:

在目前的條件下,對日作戰,簡直是發瘋。我們拿什么去作戰呢?

我們的總編輯說,我們有百萬雄師。讓我們正視現實:我們至多只有十二萬部隊可以稱為”訓練有素“,但是裝備則甚為窳劣。我們壓根兒沒有海軍,我們最大的兵船只是一艘排水量不過四千三百噸的第三級的巡洋艦。再看我們有多少軍火罷?!我們拿什么來作戰呢?

所以出諸至誠和報國之心,我要說對日用兵論是胡說和愚昧。我們在戰爭中將毫無所獲,剩下的只是一連串的毀滅、毀滅和再毀滅。

由于胡適宣稱對日本的侵略不要抵抗,其他留學生感到非常憤怒,紛紛指責胡適膽小賣國。胡適無比苦悶,但是又想不出來,如果奉行不抵抗主義,國家的出路在哪里。

1915年5月6日的清晨,胡適來到一座吊橋上,看到橋下由水流沖擊而成的峽谷,他的思想不禁發生了變化。

我俯視那被溪水沖刷而成的狹谷,我開始體會到并不是水之弱終能勝強,而是力----真正的力----才能使流水穿石。

胡適終于認識到,如果不抵抗主義可以獲得勝利,不是因為示弱,而是因為其中包含了力。

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7

体彩7位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