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者是這樣被打死的

作者: 阮一峰

日期:2007年2月5日

上個月有一條新聞《山西一記者被煤礦主打死》。我讀了詳細報道,大吃一驚,這件事與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
被打死的這個記者,名叫蘭成長,事實上他不是記者,是為報社跑業務的。他原是山西省太原市《現代消費導報》的“安全文化調查員”。《現代消費導報》規定,你只要交1000元,就為你辦一個報社的工作證,然后你每月向報社上交3000元。蘭成長完不成這個任務,只能離開《現代消費導報》,去了《中國貿易報》山西記者站,在那里也不是當記者,每年也有十幾萬的創收任務。

記者怎么創收呢?就是去煤礦搞檢查。蘭成長跟同伴說:”只要找到煤礦老板,亮亮證,對方至少得給1000塊錢。“

2007年1月10日上午,蘭成長來到大同市渾源縣一個手續不全的小煤礦采訪。他對看門人說:”我們接到舉報,你們煤礦手續不全,非法開采,找你們老板了解情況。“打電話找到煤礦老板以后,老板讓他們等著他回來。

煤礦老板來了以后,要求蘭成長拿出正規的記者證。但是,蘭成長沒有記者證,只有報社的工作證和介紹信。老板不由大怒,三天里,他已給了五撥記者錢,分別是:2000元、4000元、5000元、3000元、2000元。現在又來了一個假記者討錢,這還了得,于是下命令打死他。

蘭成長結果就真的被打死了。

看了這樣的新聞,我們能說什么。打人者固然兇惡,但是更兇惡的是我們這個社會;死者固然不幸,但是更不幸的是那些地底下的煤礦工人,不法煤礦主和喪失新聞道德的媒體沆瀣一氣,再加上官商勾結,他們還能指望誰來為他們說話呢?

最后生成于 2018-7-9 07:41:57

体彩7位数